秒速赛车下注:涂玫红色口红辣妈

/ / 2015-10-25
原标题:海拍客率乡镇母婴小店发掘海淘大市场 美德乐吸奶器,谭静在电话记事本里记下这个品牌名字 美德乐吸奶器,谭静在电话记事本里记下这个品牌名字。已经有两个顾客前来...

  原标题:海拍客率乡镇母婴小店发掘海淘大市场 “美德乐吸奶器”,谭静在电话记事本里记下这个品牌名字

  “美德乐吸奶器”,谭静在电话记事本里记下这个品牌名字。已经有两个顾客前来询问这个产品,店内没有,她决定当天下单采购。

  这个进口吸奶器因为带有电动功能而受到年轻妈妈们喜爱,“妈妈圈”内甚至将该产品比作“吸奶器中的爱马仕——贵,但是好用”,但在富阳这样的城市想买到这样的洋品牌并不容易——虽然有一部分妈妈会通过海淘网站来选购洋货,但更多的人还是习惯于找线下实体店代购产品。

  于是谭静开设的优盒母婴店就成为这些女士们的产品讨论之地,她们会将自己的需求告诉这个同样年轻的“老板娘”,麻烦她帮忙捎货或者代购。

  在一年前,这样的请求确实会让谭静感到“麻烦”,那时候她的进货渠道主要是“自己上网海淘或者让朋友代购。”但现在她可以通过一个名为“海拍客”的APP来实现,在海拍客APP上登录自己的账号,搜索所需货品,代购到自己的门店,整个流程和日常网购没什么区别,“他们会将产品邮寄到客户或者店里”,谭静说。

  这让这位新晋“老板娘”省了不少力气,虽然顾客都称呼她“老板娘”,但实际上谭静还不到30岁,穿红色大衣,涂玫红色口红,脸上施着薄粉,一副聪明干练的样子。

  装扮精致或许和她的前一份职业有关,两年前她还是东航宁波分公司的空姐,正是因为结婚生女,她才辞去了这份工作,转而开起了“代购店”。“生了宝宝之后,我就会海淘很多母婴用品,后来想既然大家都需要这样的商品不如自己开一个。”谭静说。

  2015年12月,谭静的优盒母婴店在富阳最繁华的闻居路银泰百货内开业,她租赁了一个160多平米的店面,花费了50万元装修。那时她选择加盟了“优盒”,第一批商品是优盒提供的。

  开业时只有100多个SKU,“柜子都是空的,很多产品都是用空盒子做展示。”谭静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“虽然没有稳定的货源,但摸着石头过河,先开了再说,说不定有人找上门来呢?”

  但在开业很长时间里,谭静都没有迎来上门推销的代理人员,她依旧通过海淘的方式来服务顾客。

  “顾客在店里选购商品后,需要支付定金,然后我在亚马逊上下单为他们购买。”这个模式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奥秘,是典型的赚取信息差价的生意。但当时在富阳类似的生意人并不少见,这些潮流一点儿的年轻人从亚马逊、洋码头等跨境电商网站购买商品后再加价卖给线下的顾客。

  “那时候价格很混乱,有人在朋友圈卖货,也有人在线下推销,一些不太懂得海淘的妈妈们会发现这些产品比大商场里的便宜,所以也很乐意购买。”

  虽然靠这种信息差价的方式谭静维持住了优盒母婴店的经营,但她也知道自己需要找一个“稳定可靠的货源渠道”。2016年6月,她找到了“海拍客”,一个专做母婴产品的B2B2C电商平台。

  如果将这个复杂的模式说的简单些,就是海拍客取代了传统的二级代理商,以平台的身份对接上游品牌商、贸易商,再对接下游母婴门店。谭静这样的店主可以通过海拍客帮消费者下单订货,也可以引导用户在店内扫码下单购物,这些商品会由品牌商或者贸易商直接发送到消费者家里或门店。

  海拍客的出现确实解决了谭静货源难找的窘境,现在她店内的SKU已经超过700,客单价维持在500左右,“比我预想的好很多”谭静说。

  实际上,像优盒母婴店一样在海拍客上为顾客代购洋货的母婴门店超过5万家,其中大部分都位于3-6线的小城市。

  “线上不可能完全覆盖消费。

1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