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这也使得硬装设计师纷纷转行居家

/ / 2015-10-25
凭借四五年的硬装经验,三五个人租间房,摆上几台电脑,经过简单的装潢便是一个软装设计工作室,只要利用以往的业缘关系,一个月接两三单活儿,收入二三十万不成问题,相...

  凭借四五年的硬装经验,三五个人租间房,摆上几台电脑,经过简单的装潢便是一个软装设计工作室,只要利用以往的业缘关系,一个月接两三单活儿,收入二三十万不成问题,相较从事硬装设计至少多赚3、4成。随着精装房比例的大幅提升,消费者对软装的需求也越来越高,业内甚至断言未来2—3年软装市场将出现井喷现象。而这也使得硬装设计师纷纷转行,北京的软装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急剧增加。

  有人说现在的软装市场就像15年前装修公司刚涌现出来一样,准入门槛和前期投入都极低,导致市场的一片混乱。由于软装产品品类非常广泛,同时又属于感官性极强的服务行业,无论行业还是各企业内部都没形成标准、规范,使得很多软装公司宁可躲在大众视野之后,用低调粉饰专业,为了大肆捞金甚至不惜成为家具厂的促销员。

  杨晓(顾虑到今后的职业发展其本人要求用化名)曾经在某大型建材卖场装修部担任设计师,和北京大多数装修公司一样,他们公司只做硬装,也就是普通老百姓口中的“装修”。按照公司规定,所有设计师需要按时上班,至于下班时间,则要看顾客需求。装修旺季,她几乎隔一两天就要去趟工地,丈量客户的房屋尺寸,按客户需求画图、出方案,最后和客户一起挑选装修材料。

  除了基本工资、设计费,杨晓最大的收入来源出自装修材料以及工程的提点。运气好的线平方米的大房子,一单工程可能就能挣5万元,只可惜这样的客户很少,10个客户里面8个都是50—90平方米的小户型。“既累,又机械化”是杨晓对这份她从事了十余年工作的直观感受。“其实我一直都想做软装设计师,相比硬装,它更能体现一个设计师的价值。”杨晓告诉记者,9年前她也曾试图在东易日盛等大型装饰公司寻求机会,可惜市场太不成熟,北京居民对此方面的需求也非常少,所以只能靠硬装设计谋生。

  近两年软装市场的兴起,加上身边同行纷纷转型做软装,让已过而立之年的杨晓经过思量决定跳槽。在记者采访杨晓时,其实她也才来这家港资软装公司不过两个月的时间。

  虽然一个月只接了一单生意,可相比之前的工作,杨晓明显滋润了很多。“我的首单客户是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妻,房子在南五环内,是一套面积200多平方米的精装房,他们均是大企业的高层,儿子在伦敦留学,非常注重生活品质,软装预算也很高。”杨晓说。

  杨晓坦言,让她毅然放弃打拼了十多年的江山重新起航,除了看好软装市场的发展前景,与收入也有着必然的联系。“这样说吧,硬装客户的预算普遍在房价的1/15——1/10,而软装客户的经济预算平均在房价的1/5——1/4,甚至更高。收入差距可想而知。”

  其实,杨晓只是一个缩影,更有一些硬装设计师,凭借自身经验,三五个人租间房,经过简单的装潢,摆上几台电脑和杂志、图纸,便成立了一个软装设计工作室。不用搭建样板间,不建立产品资源库,靠着对北京各大卖场的熟悉度,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带顾客淘货。

  而淘货的目的地都是他们达成合作的店面。在顾客购买产品后,该店就会分提成给他们。加上设计、摆场等环节的收入,即使,一个月有两三单,也能净赚二三十万。

  相比普通装修公司广告轮番轰炸的高调行事,软装类公司无论规模大小在品牌宣传上都格外低调。不仅在媒体上,很少看到它们的踪影,就连公司驻地也远离闹市区,纷纷藏匿于798、七棵树创意园等各个艺术园区,比如十分设计中国、北京品味视界家居等,他们非但不愿就目前行业现状接受记者采访,甚至不考虑公司地点公共交通的便利性。

  比如,已经在行业发展多年的弘泰,其软装大店的所在地不仅不通公交、地铁,就连出租车也少见到。究其原因,有业内人士透露,软装公司的目标客户相对高端,主要集中在精装房和别墅业主上,因此他们更愿意从特殊渠道拿到他们的联系方式后进行电话营销,或干脆和高端楼盘销售员达成利益共识,让其帮忙推销。

  据悉,按行业价格,一套300平方米的别墅,整套软装大概需要80万到150万。如此高价,设计理念、创意实为核心价值,但对比多数大型软装公司的样板间,记者却发现,他们几乎雷同。不能否认,家具到窗帘、壁画、杯盏等饰品的搭配,都与房间壁纸的花色、地板材质交相呼应,融为一体,尽显雍容华贵,可在风格和视觉感官上,却非常相近。

  对此,某大型软装设计公司设计师直言,软装没有原创,它就是“想法的拷贝”,而各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,产品资源库是否庞大,而这也是公司创收的主要来源。固定空间中能够移动的东西都是软装。打一个形象的比喻,就是把装修好的房子倒转过来,能掉下来的东西,都属于软装。

  软装所涉及的产品范围,包括家具、窗帘布艺、灯饰、装饰画、花卉、陶瓷以及其他工艺摆件、挂件。

1
联系我们